引领企业,走入职场互动零障碍的跨国新创—专访云端工作平台JA

随着人们已进入行动通讯时代,职场工作的沟通方式也该焕然一新!不过现在许多时下流行的通讯软体,都是以「个人对个人」做为主设计语言,聊起天来虽乐趣满点,却往往不那幺适用于工作场景。也因此这几年有许多专为企业用途而生,整合沟通、工作指派、流程管理的软体出现,而其中来自跨国新创 Toss Lab 所推出的「JANDI」,就因专为东方工作文化所设计,大受软银创投、心元资本以及高通青睐,进而已被许多企业所爱戴使用。

JANDI 如何将自己定位成「跨国厂商」?

「JANDI 可是道道地地的『跨国厂商』!」本次受访的 Toss Lab 执行长 Dan Chan 笑着跟我们说。虽说 Toss Lab 是「登记」在韩国,但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把自己当作单纯的韩商看待,而是创业初期就直接台湾、韩国、日本三个市场共同设立,是间彻底的跨国企业。

纵看整个东亚经济圈,在本国经营不错并已放眼国际的新创公司不在少数,但像 Toss Lab 一开始就把眼光放在台、韩、日三国一样的跨国新创却非常少见,目前三个国家都具有业务、设计、行销以及客户服务等阵容完整的团队,可以直接在地独立作业,但横向沟通发展却又毫无阻碍。能在创业初期就直接具备挑战跨域同步发展的国际观,就不得不提 Toss Lab 的创业历程,以及现任执行长 Dan Chan 所带来的贡献。

事实上,Toss Lab 原始构想是 C2C 的团体群聊软体 ,并想把其成功经验扩展至北美市场。但是开发过程中却发现,其实反而工作场合上对使用群聊的需求才最大。而且,现今绝大部分的上班族都还是使用受一般人欢迎沟通软体 ,这种专为个人之间一对一设计的环境,其实并不适用複杂多工的企业场景。 C2C 群聊软体与 B2B 的企业工具经营起来可谓天差地远,所需的业务推动、成长引擎模式也绝然不同。由于 Toss Lab 原本团队都是纯粹的工程背景,在企业经营方面确实少了一位专业人士进行策略布局,因此他们藉由 Dainel Shin的关係,找来深具国际化经验的 Dan Chan 加入团队。

由于 Dan 本身就在美国成长,并且特别的是来自于充满「创业精神」的家庭,其父母兄弟姊妹都具丰富的创业经验。Dan 自华顿商学院毕业后,先后进入投资银行 UBS 和 TPG,,在旧金山、伦敦、香港等地,陆续参与金融相关创业的经验。Dan 加入,也让 Toss Lab 敲板决定成了一个创业第一天就直接面对国际市场的新创公司。

极具「东方文化特色」的产品内容

那幺,JANDI 是如何打造「具东方特色」的企业工作软体呢?同时受访的 JANDI 台湾业务总监辜浩维说明,他们相当落实 JANDI 在地化使用者的体验设计。第一是语言支援,尤其亚洲上班族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使用英语,将讯息内容和档案搜寻等功能的 JANDI 翻译成确切适合亚洲在地语言的用词是首要的基本功。二是含括 UI 与 UX 的版面设计,为了降低使用者门槛,特地将介面设计成流行的通讯软体,所以行动端的使用经验很接近 LINE。尤其亚洲在社群软体上有特殊需求,因此设计了有趣的角色与贴图,来符合亚洲使用者的细微情绪需求,但同时又为呈现完整工作功能下了不小巧思。

三则是注重工作流程,像是代办事项、专案管理工具、团队活动管理等功能,都是因应亚洲的工作需求而生。辜浩维还特别强调,他们想要藉由 JANDI 彻底改变亚洲职场上一些特有的问题,像是工时过长就能藉由更好的沟通方式,直接解决缩短工作时间;而也希望透过更扁平的沟通方式,让过去阶级上下分明、员工较无发声空间的问题获得改善。

引领企业,走入职场互动零障碍的跨国新创—专访云端工作平台JA
跟「天使们」不只单纯募集资金,更为战略好伙伴

在创业圈要找到有如伯乐的天使投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若找到能大力鼎助人脉、机会,甚至是紧密的战略伙伴关係又更是难得了!不过从 JANDI 募资与战略伙伴关係来看,就会知道他们的「跨国新创」所言非假。

他们从募资天使轮开始,就打定从台、日、韩三国家中寻找这些市场具代表性的投资者。辜浩维也分享在韩国反而不是那幺多投资人偏好投资国际 B2B 性质的产品,因此先直接找上具亚洲领导电信业者的日本软银,让聚焦全亚洲的 JANDI 在业务拓展和合作项目上,产生更多的机会和想像空间。

而在台湾也选定具相当代表性的心元资本,并一起与软银共在种子轮募得 200 万美金资金。同时也经由软银和心元,获得了在日本与台湾相当丰富的市场情报、业务机会与人脉。不仅如此,JANDI 更在去年 9 月荣获高通全球创业大赛全球首奖,并同时成爲高通的策略伙伴:甚至在高通引领之下与韩国 HnAP 一起 ,在 pre A 中再获 300 万美金左右的募资金额。至此,Toss Lab 已完整获得美、台、日、韩四国创投的鼎力支援。

一步一脚印在台湾完美「接地气」

从一开始 JANDI 就相当强调自己是「跨国新创」,辜浩维也表示并不认为自己是韩国厂商,而是注重台湾使用者的在地团队。台湾的网路环境先进,并且也以中小企业的产业型态为主,同时有高度的国贸跨境沟通需求。这刚好切中他们产品的使用属性。经他们研究分析台湾人的工作情境,有高达 61% 的工时是花在与他人沟通协作,包含传档、群组协作、寻找档案、任务指派,而大部分的时间是无效率的重複动作。

辜浩维进一步说明,透过降低软体平台的学习成本、协作沟通上的时间成本一个好的专为企业设计的通讯工作平台可提升企业主超过三成的生产力。将複杂的沟通和团队协作交给 JANDI,台湾企业便可以更专注在提升价值的工作上,是促进转型升级的第一步;尤其台湾的传产、製造、门市管理的中小企业因为转型更具急迫性。

而在台湾,辜浩维也分享客户的使用经验直接对 JANDI 产品开发和推广的影响。这间客户是间旅游公司,过去常常要依赖庞大的客户服务与知识管理系统,但在导入 JANDI 后,除了解决通讯问题,更直接将这些资料存放在 JANDI 里来取代过去繁琐的搜寻步骤,让他们的客服在第一时间就可以查询到客户资料,或是让导游马上就能在通讯中规划出最适行程。同时,客户服务部门的人员流动率高,JANDI 也可保存并回溯搜寻历史讯息,有效降低员工教育成本。

引领企业,走入职场互动零障碍的跨国新创—专访云端工作平台JA
瞄準中国,让「设计台湾,生产中国模式」沟通毫无障碍

说到中国市场,其实不仅台湾,日本、韩国甚至世界各国,也一样有设厂于中国但碍于长城沟通不易的情形。但 JANDI 其中一个优势就是并不会被中国阻挡!过去两岸通讯软体不同造成不少额外沟通成本,但 JANDI 可以整合讯息并满足档案传递的需求,让切换不同平台的噩梦成为过去式。

而他们也有瞄準中国市场的打算。众所皆知中国网路业生态独树一格,具有强烈的保护主义,因此他们将採取成立独立中国团队的方式,建立自己开发部门、营运部门、市场业务等等,并已经与合作对口密集洽谈中,预计今年底就会正式进军包括中国和东南亚在内的其他市场。

目前 JANDI 已在台、韩、日三地市场拥有超过 3 万多个企业使用者团队,并遍及科技、数位媒体、连锁零售、电子製造等不同领域;他们下一步也即将推出「JANDI Connect」整合包括 Google 日曆、Trello、Github、JIRA 第三方工具,并透过 webhook 和电子邮件或新闻阅读服务串接,让 JANDI 将会进一步朝一个整合团队沟通和工作各的完整平台迈进,提供给亚洲使用者更方便,更扁平、更开放也更具多元性的便利职场工具。

JANDI 台湾

《企业通讯平台 JANDI 获高通领投 1.4 亿,将支援 GitHub 等第三方服务》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引领企业,走入职场互动零障碍的跨国新创—专访云端工作平台JA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